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 用什么软件查开房记录表

金立危局:资金巨窟下生机几何


2019-08-23 02:49:29

用什么软件查开房记录表_联系业务:【Q_Q:630443737】【电话:15638823857】【海哥私家侦探调查侦探公司】(不成功不收费)(点击快照,无需打开)律师推荐本地最专业、信誉最好,服务效率最高的权威侦探公司。诚信私家侦探公司为您提供专业:婚姻不忠调查、婚外情调查,出轨调查、婚前调查、网恋调查、子女监护、身份背景调查、亲子鉴定、GPS定位、个人财产调查。特朗普做出重大让步!同意就301征税与中国进行磋商

http://image.tupian114.com/20111221/14031771.jpg?14112

  【社会37度】

  编者按:这里的文字没有浮华,没有空谈,没有“标题党”。信息轰炸的网络时代,我们只希望安静记录身边的故事,关注冷暖人生,带你触摸社会的体温。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23日电 题:儿科医生的夜班12小时:医生很忙,儿科很“荒”

  作者:冷昊阳

  “宁看十男,不看一妇,宁看十妇,不看一儿。”在医疗圈,这句俗语经常被儿科医生拿出来调侃自己。

  近年来,“儿科医生荒”经常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医生马不停蹄,家长大排长龙,已成为不少儿科门诊的常态。

  近日,记者走访了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以下简称“儿研所”),记录了一位夜班急诊医生的12小时。

8月8日晚,儿研所急诊室内,不少患儿及家长正在候诊。冷昊阳 摄
8月8日晚,儿研所急诊室内,不少患儿及家长正在候诊。冷昊阳 摄

  后半夜的儿科急诊室:

  凌晨一点患者仍大排长龙

  对于一名已经工作了12年的急诊医生来讲,高强度的夜班急诊,早已成为生活中的常态。

  凌晨1点,37岁的儿研所主治医师吕芳已经工作了5个多小时。她从前一晚7:50坐到这间诊室开始,已连续问诊了近30名患儿,甚至未曾起身去过洗手间。

  “宝宝哪里不舒服呀?”面对无法清晰表达自己病情的孩子,吕芳接诊后,都会一一细致耐心地对孩子进行问诊、查体。摸摸孩子的肚子、用听诊器听一听心肺是否有异常、检查孩子咽部状况……

  在事无巨细的检查之外,她还会关注到孩子身上的一些细节,和患儿亲近与沟通。

  凌晨2:00,面对一个发烧的患儿,吕芳看到孩子手臂上有残留的水彩痕迹。“你今天是不是画画了呀?宝宝真棒,真有才,来张嘴给阿姨看看,啊——”

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主治医师吕芳。 冷昊阳 摄
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主治医师吕芳。 冷昊阳 摄

  一边是诊室里的通宵达旦,另一边则是候诊区里的大排长龙。后半夜1点多的儿研所急诊大厅里,仍然人头攒动,候诊区的椅上坐满了从全国各地带孩子来看病的家长,机器的叫号声、孩子哭闹声、家长哄娃声此起彼伏。

  当晚,和吕芳一起出夜班急诊的还有5名医生,面对两三百个夜间急诊患儿,吕芳和她的同事们一刻不敢停歇。不过,即便这样,诊室外焦急等待的家长们,依然不时抱怨:医生太少,叫号太慢。

  近年来,“儿科医生荒”时不时就能成为舆论讨论的话题,供需之间所存在的巨大的缺口,投射到医院,就是每一名儿科医生高强度的工作压力。

吕芳在诊室内为患者看病。冷昊阳 摄
吕芳在诊室内为患者看病。冷昊阳 摄

  高强度的儿科医生:

  一晚最多要看百名患儿

  这样高强度的夜班,吕芳每4天就要经历一次。

  在吕芳的电脑屏幕上,可以随时看到候诊患者的数量。随着时间逐渐走向黑夜,屏幕上的数字也在不断增加,在22:15时,电脑屏幕上的数字为33,而到了后半夜1:30,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了47。

  凌晨4:42,在吕芳的电脑显示器上,等待患者的数量终于来到了“0”,她也终于可以舒一口气,起身去了接了一杯水,去了一次洗手间。这是她连续工作近9小时后,第2次起身离开诊室。

  不过,休息只持续了20分钟,到了凌晨5点刚过,急诊大厅的广播里又想起叫号声。窗外的天空已经透亮,夜班的吕芳重新投入工作,急诊大厅陆续迎来早上来看病的孩子。

  吕芳为患者进行检查。 冷昊阳 摄
吕芳为患者进行检查。 冷昊阳 摄

  清晨8:00,医院新一天的门诊已经开始,吕芳看完了她这个夜班最后一个号。整理好桌上的病历,和白班医生做了工作交接,吕芳的这个夜班算是正式结束。

  从晚上7点50分接班,到第二天早晨7点50交班,12个小时的夜班急诊,儿研所的4个急诊诊室共接诊283名患儿,吕芳一共接诊了56个孩子,平均12分钟左右就要接待一名。

  吕芳解释,这样的工作强度相对来说已经算轻松。

  “现在还只是儿科疾病的淡季,在冬天流感高发期,一个急诊医生一晚甚至要看超过100个患者。我们辛苦点,也是想让孩子少受罪,让门外的家长少着急。”吕芳说。

吕芳为患儿听诊。冷昊阳 摄
吕芳为患儿听诊。冷昊阳 摄

  医者自述:

  工作与生活要如何平衡?

  常年在医院和孩子们打交道的吕芳,回到家后也有自己的两个孩子要照顾。由于儿科医生的职业特点,工作压力大、与家人聚少离多总是不可避免。

  吕芳的儿子今年6岁,女儿今年才2岁。而孩子们的爸爸,也是一名急诊医生。这晚,当吕芳值夜班的同时,孩子们的爸爸也正在另一家医院出夜班急诊。而每当夫妻同时出诊,吕芳的两个孩子只能交给两方老人轮流照顾。

  “上有老下有小,而自己工作的特殊性,一方面觉得对不起孩子,没有时间多陪伴他们,另一方面也觉得对不起父母,让他们平添奔波。”吕芳说,每一个有医生的家庭都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面对医院里这么多孩子,也唯有坚持。

 吕芳在工作中。冷昊阳 摄
吕芳在工作中。冷昊阳 摄

  12年前,吕芳从医学专业毕业后就来到儿研所工作,执业这么多年,吕芳不愿意多提自己在工作与家庭之间严重“失衡”。在她看来,这是每个医生家庭的常态,更何况自己的家庭里有两个急诊医生。

  对于夜班,吕芳觉得给自己更大挑战的是生物钟的调整,以及夜班里的身体困倦与精力专注之间的抗衡。

  上夜班之前,吕芳总是要在家中好好睡一觉,但毕竟,白天还有家事要处理,有孩子要照顾,睡觉很难睡踏实。而不管夜班前睡了多久,到了后半夜还是会犯困,尤其是早上五六点钟,在历经一夜的工作后,她甚至同样的问题都要问上几遍,不断向孩子和家长确认。

吕芳在写病历。冷昊阳 摄
吕芳在写病历。冷昊阳 摄

  儿科的尴尬:

  医生短缺 急诊不“急”

  医生时刻马不停蹄,患者依然排着大队,在很多医院的儿科门诊,这样的场景几乎就是常态。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全国儿科医生达到了15.4万名,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数量为0.63名。而在2015年,全国则只有12万儿科医生,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不到0.5名。

  三年的时间,中国儿科医生供需矛盾虽正在缓解,但这一比例相比发达国家的水平依然差距较大。

  今年5月,国家卫健委妇幼司司长秦耕曾在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国家正从学历教育、全科医生培养、住院医师的培训、转岗培训等多方面充实儿科医生队伍建设,2020年的目标是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达到0.69,通过多个渠道是有能力达到这个目标的。

凌晨5点过,天已大亮,儿科急诊室里仍有不少患儿等待就诊。冷昊阳 摄
凌晨5点过,天已大亮,儿科急诊室里仍有不少患儿等待就诊。冷昊阳 摄

  另一个现实存在于中国儿科诊室的问题,则是儿科急诊的定位偏差。

  在一些儿科专家看来,虽然都叫急诊,但儿科急诊和成人急诊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儿科急诊除了担负和成人急诊一样的抢救等功能外,在普通门诊夜间关闭时,急诊仍承担门诊的职能。

  这样的设置也直接导致了夜间患者数量的居高不下,纵使有些患者的情况完全不能称之为“急”。正如记者所见,在儿研所推行分级诊疗后,吕芳12小时的夜班,所需输液的患者也仅有区区一二例,其所接的患者,绝大部分都是4级患者,即病情最轻的一级。

  “其实我们接诊的很多病例,严格意义上并不是急诊的范畴。”吕芳介绍,往往孩子出现发烧、头痛、过敏等症状,家长都会很紧张,从而不分时间地选择急诊。“谁家的孩子不是掌上明珠呢?我也是家长,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吕芳说。

  不过,她也建议,如果孩子只是发烧,精神状态还比较好,并没有必要折腾全家人大半夜来看急诊。与其选择大半夜跑到医院,增加交叉感染的机率,还不如选择在白天看门诊,这样检查更方便、值班医生更多,科室更全面,看病的效率也会更高。(中国医师协会提供采访支持)(完)


相关新闻
  • 印度外长此次访华主要任务是什么?外交部回应
  • 马克龙喝了几杯酒后,和记者透露攻打叙利亚原因
  • 美朝元首有望会晤中方回应
  • 【求是手机报|理论速递】2018.4.18星期三
  • 刚刚履新的郭树清在这次座谈会上批评了谁?
  • 蔡英文访非“友邦”刚一天台媒翻出王毅的一句话
  • 内蒙古发现一处油田初步预测储量约3000万吨
  • 民政部曝光中国海军史研究会等307个非法社会组织名单
  • 崔天凯谈台海军演:若拒绝一中则和平解决无望
  • 李琳:长得好看,也是职场竞争力|庞晔人才精第3期
  • 中国为了帮“兄弟”,特别成立了这个机构


  •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专业寄生虫接单:QQ:326431895

     专业寄生虫接单:QQ:326431895

     专业寄生虫接单:QQ:326431895

    用什么软件查开房记录表_搜狐教育_搜狐网
    SetHomePageAddFavoritemailContact Us
    ChineseChineseEnglishEnglishJapanJapan
    About Us

    About Us Ganzhou Bojing Technology Co. Ltd. is located in the west part of LongLing Industrial Park, Nankang City, Jiangxi Province. Founded on April 18th, 2010, with an area of 24,838 square meters, our company is one of the backbone enterprises of rare earth materials processing industry in China....

    Contact Us

    Contact: Mr.Chen
    Address:West District of Longling Industrial
    Park, Nankang,Jiangxi Province
    Mobile: 18942276659
    TEL: 00-86-797 -6,792,686
    Fax: 00-86-797 -6,792,008

    Cerium Zirconlum Mixed Oxide
     SCR catalytic material
     High surface area Cerium Oxide
     Doped Alumina
     Cerium-zirconium Mixed Oxide
     Rare earth zirconium mixed oxides supported by alu
     Zirconium nitrate
     Rare earth-modified alumina
     Yttrium stabilized zirconia
     Zirconium hydroxide
     Zirconium acetate
     Zirconium propionate
     
    feedback                 feedback
    UV flatbed printer plastic bottles magnesium chloride
    Home|about|Product|Contact|

    Cerium Zirconium Catalysts

    |

    Cerium Zirconium Mixed Oxide